第七百五十一章

作者:东亚重工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第七百五十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天域苍穹 完美世界 大主宰 绝世唐门 雪鹰领主 不败战神 黑铁之堡 白银之轮 灵域 武炼巅峰 武极天下 重生之围棋梦 裁决 电影世界逍遥行 深渊主宰
仙路本是缥缈无迹的,重庆时时彩软件:可三无佛却能施展出仙鸿路来,轰隆,仙路一震,数十万道仙气降下,与仙府相互共鸣。

    鬼甲府的核心就是仙府,如今,仙府已被三无佛炼化,他比器灵还像是器灵。

    清河僧的分身化为巨木,枝叶迸舞,发出哗哗之响,似乎也感受到了来自仙鸿路的磅礴威压。“上天之眼。”蓦地,鬼甲府之外,清河僧的本尊,右掌按出,砰的一声,拍中他的天眼。登时,天眼迸涌出道道天威,而后天威凝实,争先涌后,向鬼甲府涌去。

    “嗯?”穆人毒悚然道,“为何吾感觉自己与鬼甲府的联系被切断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仙府之中,除了吾儿,难道还有其他人不成。”穆家的家主,他陡觉奇怪,可他又不敢让真身冲进去看。

    包括穆家的人在内,都以为穆人毒修炼成了仙鸿路神通,其实不然,他的是速成神通,祭出去的也非真正的仙路,徒有其形而已,不得其真谛。而且穆人毒的“仙鸿路”神通的修炼之法也是从鬼甲府得来的。“仙府里有古怪,难道有人想利用吾。”穆人毒忖道。

    嗡!

    穆人毒的生命之海遽地一幌,一道啸音迸涌而出,贯穿他的生命之海,直达鬼甲府。啸音之中,还藏着一件穆家的宝物,只有微尘大小,其实,它的本体有数百亩,像是棉花堆砌而成,其曰针棉。因为棉花里藏了很多毒针,故曰针棉。

    哧的一声,针棉进入了鬼甲府,而且顺利地闯入鬼甲府的核心,那座仙府。轰隆,又是一声巨响,针棉显出原形,占地七百亩,横亘在仙府上方。

    可针棉只敢悬在那里,却不敢降下。在针棉之中,有一双小眼,刷刷,迸绽两道虚电,似要闯入仙府。识体,穆人毒的识体也躲在针棉之中,他极其小心,若有不慎,即会自毁。

    仙府之中,不管是清河僧的分身还是三无佛,他们都不屑理会穆人毒的小手段,和他们的通天手段相比,穆家家主的根本不够看的。

    “又来了。”鬼甲府的器灵嘲笑道,它也感觉到了针棉就在仙府上方。“穆人毒,总是鬼鬼祟祟,这样的人,如何坐上家主大位的,穆家真是越来越倒退,到了穆人毒这一代,简直可以称之为可怜了。他的儿子穆俊杰还在仙府之中,可魂魄已被吾摘去一部分。”

    一开始时,鬼甲府也不是穆家之物,可是穆家的初代家主,穆太基,他以绝世基情与大神通,降服了鬼甲府之中的仙府、乌龙逆鳞以及神链。就是器灵也甘愿拜在穆太基门下,成为他的学生。然而时过境迁,穆太基早已化道,而鬼甲府的器灵也换了好几任,如今的器灵唤作千目鬼,本体是一道长绳,绳子上有无数眼睛,就是它自己也数不清究竟有多少只眼瞳,故以千目为名,号曰千目鬼。

    千目鬼被困在高墙之中,这面墙叫做思过墙,是三无佛用佛气、清气、人气铸就而成的,其中人气最难剖开,所以多年以来,它始终逃不出去。

    “兴许这是我的机会。”千目鬼又道。它起了别的心思,为何不利用穆人毒与清河僧来打破思过墙。

    人气,究其愿意,还是三无佛的人气在作怪,困住了千目鬼。如果仅是一堵思过墙,千目鬼还不放在眼里。

    思过墙,面壁,两件法宝都是佛国寻常可见的法宝。很多灵山都能炼制,单说三都灵山,就有思过墙的数量超过数十万,接近百万之数。面壁的等级要比思过墙低些,炼制方法更容易,数量更是多到让人觉得烦躁,因为佛国众生,他们最讨厌的就是面壁思过。

    当!

    蓦地,千目鬼的一只眼睛中飞出一道金光,劈中思过墙的内侧,登时,六面墙壁遽地发出轰鸣之声,像是大道至简,发出最简单最纯粹的道音。

    噗!噗!噗噗噗!千目鬼的数百只眼睛被反射而回的金光击中,登时迸裂,血雾飞迸,可千目鬼并不觉得痛,因为在被困的这些岁月里,它失去了很多东西,反而是剧痛能让它知道自己还活着。

    哧哧哧,哧哧哧!淡金色的人气在思过墙里面的空间不停旋荡,切割虚空,斩碎千目鬼释放出去的念识。“大碧池。”忽地,千目鬼吼道。它有无数双眼睛,可并不代表它能随时舍弃它们。

    哗啦啦,碧慈树的树干陡地一摇,在千目鬼前方,一座座绿色的池塘出现了,它们都是碧慈树之叶所化。

    有四十九枚碧慈树的叶子变成了池塘,而这些池塘开始旋转,汇融,并在千分之一个刹那,化为碧绿色的汪洋,已经不能称之为池塘了。

    “去吞噬三无佛的人气。”千目鬼吼道。

    哗!

    绿色的汪洋分出一道道水柱,高千余丈,有三十万之数,不停旋动,将淡金色的人气都给抓摄了过来,纳入水柱之中,旋即,水柱变得像是金色的柱子,浮在虚空之中。

    几息之后,金色的柱子轰隆隆,全都崩塌了,大大小小的碎片冲向六面内壁,一闪而逝,赫然是在补墙。这也是三无佛的高明之处,不管千目鬼如何逞凶,他都能将鬼甲府器灵的杀招化去,而且每次冲突都会让思过墙更加结实。

    “穆人毒,你的仙鸿路神通是我传予你的。”忽然间,一道比麦芒还细的音源在针棉之中炸开。

    而穆人毒的识体正好躲在针棉之中,他可不敢冲入仙府之中,“是你传予吾的神通,可为何欺吾骗吾,并没传全。”穆人毒的识体不悦道。

    若非修炼成了“仙鸿路”,穆家家主的位置还不一定会传到穆人毒这里。

    “不可要求更多啊,小子。若无我的帮助,你能不能拥有鬼甲府还是一说。”千目鬼的声音又道,“在仙府之中,有两位你惹不起的和尚。其中一位是清河僧,想来你已经见过他了,还有一位,你绝对不想知道他的真名。”

    “鬼甲府是我穆家之人,被外人占据其中的仙府,如果传出去,我穆人毒还有何面目在佛国立足。”穆人毒的识体冷笑道。他虽然很想知道仙府之中的第二人是谁,可还是忍住了,好奇心会杀死他的。

    轰!

    骤然间,一团清气,一团佛气,还有一团人气,滚滚而来,撞向针棉。而针棉里面的穆人毒的识体,大呼不好,还没来得及逃掉,已被一只佛手抓了出来,咔嚓一声,佛手直接捏碎了穆家家主的这道识体,并将它给炼化了。“针棉,这可是穆家初代家主炼制的法宝,传了那么多代,可每一个人能知道它的真正用法,可悲啊。”三无佛的叹息声陡地响起,针棉也炸开了。咻咻咻,咻咻咻,数十万根长针飚射而出,竟是向着仙府冲去。

    轰隆!仙府的一扇门打开了,几十万根长针,瞬间闯入,可它们都被三无佛定在空中,动都不能动,极是滑稽。“针来了,云也过来。”三无佛又道。

    云海翻滚,也向仙府冲来,可是云海却落在了三无佛的僧衣之上,化为九朵云彩。刷!刷!刷!三无佛一张口,三道清气吐出,将空中钉住的长针全给卷走了,并且被他吃掉了。

    清河僧的分身也是目瞪口呆,“针棉是这样用的吗!”

    因为真正的清河僧在外面释放天威,劈入鬼甲府之中,这才缓解了分身的压力。

    “不中用的东西啊。”千目鬼在思过墙之中,痛骂穆人毒,几乎坏了它的好事。“三无佛,你千算万算,还是忘了一件事。”

    在千目鬼之前,鬼甲府的上一代器灵叫做“千人盏”。

    千人盏可要比千目鬼厉害多了,是个狠角色,他曾经反噬了穆家的两代家主。而且将两任家主的头盖骨给做成了灯盏。

    也正是因为千人盏太过恐怖,穆家的新任家主才将鬼甲府交给了他的恩师,佛国的颗勒佛王。颗勒佛王还有一基友,唤作血臂佛王,他们两人联手,用佛法与基情感动了千人盏,并将它与鬼甲府分开了,化为一尊大佛,即是千人盏佛。如今千人盏佛也是佛王了。

    嗡。

    千目鬼的手里翻起一团烟雾,雾气之中有两盏骨灯,都是用人的头盖骨做成的,怨气滔天。

    “吾的后任啊。”其中的一盏骨灯传出浩大的声音,“不用担心,吾很快就能将你救出去。除了吾,颗勒佛王与血臂佛王,他们也会动手的。”

    嗡,

    第二盏骨灯也遽烈幌动,两枚舍利子飞了起来,它们相当于是佛王的化身。

    左边黑色的舍利子是颗勒佛王的,右边的绿色舍利子是血臂佛王的。自从千人盏被两尊佛王感化之后,就留在他们身边,接受他们的教导,最终成了佛王,还是基老佛王。

    千人盏佛王、血臂佛王、颗勒佛王,号称是三友。他们不管做什么事都在一起。“哦,这面思过墙很特别。核心杀阵是用人气催动的,而这人气不简单……”

    “三无佛的人气!”

    “三无佛,他拒绝成为佛王。”

    “所以他才被很多佛王追杀,想不到躲在了鬼甲府之中。”

    “可他遇到了我们,说明他的好运气都到尽头了。”不管是颗勒佛王还是血臂佛王,他们都动了杀心。

    “千人盏佛友,你明明知道三无佛就在仙府之中,为何不知会我们一声,兴许,我们很早之前就能杀了他。”颗勒佛王不悦道。

    “三无佛,佛国的叛逆之子。很多佛王都追杀过他,可此子的运气实在是逆天,总能躲过劫难。”血臂佛王哼道,因为他曾经也是狩杀三无佛的人之一。

    呼!呼!

    一黑一绿,两枚舍利子围着千目鬼旋舞,洒下几百万道佛气。碧慈树的树干接受了两枚舍利子的冲洗,焕然一新,像是活了过来,瞬间长出数千片绿色的叶子。

    “千人盏前辈。”千目鬼喜道,“您一定要帮我,三无佛与清河僧,他们实在是太可恶了。”

    “清河僧,暂时杀不得,因为墨莲佛王有意收了他,作为他在佛国的第二个徒弟。”千人盏佛王的声音从第一盏骨灯中传了出来,“吾与墨莲佛王有生死之交,他看中的汉子,吾不会杀他。”

    “呵呵,千人盏佛友,你什么时候认识的墨莲佛王。”血臂佛王冷笑道,“你平时都和我们在一起,竟然还有时间去(消声)引酒仙佛小儿的师尊。”

    “酒仙佛很有他师尊墨莲佛王年轻时的风范,是个人物。”颗勒佛王亦道。

    “三位前辈。”千目鬼笑道,“让你们现身,实在是没有法子中的法子。这截碧慈树的树干,放在吾这里也是浪费。因为吾并不能炼化它,吾不如借碧慈献佛王。”

    鬼甲府的器灵,他实际上不愿献出碧慈树的,可他也听出来了,他如果不许给三尊佛王不能拒绝的利益,他们是不会出手的。

    果然,听到千目鬼许诺了,黑色的舍利子,绿色的舍利子,齐齐迸射,咔嚓,咔嚓,碧慈树的树干,竟然变成了三截木头,每一截如出一辙,不管是重量还是长度,几乎一致。

    血臂佛王、颗勒佛王,他们将碧慈树的树干分为三段,原因无它,他们还喜欢着千人盏佛王,因为那人的技术实在是太玄奥了。

    “千人盏佛友,你也许和墨莲佛王有了基情,可我们还是原谅你。”绿色的舍利子之中,血臂佛王冷漠道。

    “不错,血臂佛王会原谅你的。”颗勒佛王道。“三截木头,你拿着中间的那段。尽管收下,我们都无恶意。只是希望你能将吾与颗勒佛王介绍给墨莲佛王,他被人称作是佛国基老界的骄傲。”

    “佛国基老数不胜数,为何墨莲佛王看上了千人盏佛友,难道他还有什么我与血臂佛王不知道的事情。”颗勒佛王怀疑想道。

    轰隆。

    第一盏骨灯,里面的焰火忽地冲天而起,将灯盖都给撞翻了,飞向高空。

    “还是飞不出去,因为三无佛的缘故。”前瞻佛王不悦道,“我们虽然不杀清河僧,可三无佛王必须死。”

    “哈哈哈,你们想让贫僧死?”倏然间,思过墙内部,三无佛的声音响彻数万丈方圆,“千人盏,颗勒,血臂,你们都是佛国的未来。可贫僧现在就要你们的命,断尽你们的生机。”

    是三无佛王,他的一道分身,遁入思过墙,并且听到了包括前瞻佛王在内的三人,都想趁机发难,废掉他,不由大怒,杀心陡起。“你们既然容不下贫僧,贫僧又何必留你们在世,往生去吧。”

    嗡!

    遽然间,六面墙壁向中间堆积,咔嚓,咔嚓,墙壁之间的小空间,全都应声碎掉。两枚舍利子,两盏骨灯,甚至是千目鬼与碧慈树的树干,都感到不可思议。

    “三无佛啊,你究竟有着怎样的自信,才敢说大话杀掉吾等?”颗勒佛王嘲笑道。

    “吾成名时,你还不知道在哪里。”血臂佛王亦道。

    “两位,三无佛的这道分身,我们抓走就是。”千人盏佛王笑道。
热门小说推荐: 奶爸的歼星舰 异域降生 万能数据 一战惊九霄 神话现实 天行战记 修炼时代 吹神 伯爵的侵略指南 晴雯的如梦令 法师维迦 我的身体有扇门 最强方丈系统 玄穹武神 赏花人
内蒙古快三预测 KONE平台网是真是假 辽宁35选7几点开奖 黑龙江22选五 新疆35选7网址
北京赛车官网直播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时时彩在线人工计划网 手机彩票 四川时时彩在线
陕西十一选五号吗推荐 吉林11选5开奖 香港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新疆18选7开奖结果 江西快3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 趣赢娱乐能赚钱吗? 河北十一选五投注规则 新澳门娱乐城 大乐透专家杀号